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市場>經濟評述
 
推薦:
字體選擇:
 
走出脫貧“陽光路”
日期:2019-06-21 09:00 作者:郜晉亮 來源:農民日報
 
下載文件:  

  從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提出“開展光伏扶貧工作”,到《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明確“在條件適宜地區,以貧困村村級光伏電站建設為重點,有序推進光伏扶貧”,青海省抓牢政策機遇,大力創新推進光伏扶貧工作,不僅有效破解了扶貧產業發展難題,而且打造出了貧困群眾持續穩定增收的新路徑。

  時值仲夏,在青海省西寧市大通縣長寧鎮新添堡村的光伏電站里,工人們正在搶抓工期,進行并網發電前最后的設備調試。俯瞰整個電站,一片片光伏板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折射出希望之光……大通縣扶貧辦干部李國鈞告訴記者,該電站是大通的村級光伏扶貧電站,覆蓋116個貧困村4776戶貧困戶。并網發電后,年均收益3500萬元左右,平均每村收益約30萬元。

  大通縣的村級光伏扶貧電站只是青海光伏扶貧浩大工程的一隅。青海省光伏扶貧始于2015年的試點項目,2017、2018年開始擴大建設規模。目前,該省光伏扶貧總規模達到721.6兆瓦,全部并網發電后,每年可創造用于扶貧的收益約5.7億元,直接或間接帶動建檔立卡貧困人口32萬人。

  從河湟谷地到青南高原,海北草原到海西戈壁,一座座光伏電站拔地而起,一條精準脫貧的“陽光之路”愈發明亮。這是一條創新路,也是一條致富路。

  創新建設模式

  集約資源,集中優勢建設異地電站、聯村電站

  時間回溯到2016年5月,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瑪多縣10兆瓦扶貧光伏電站正式并網發電。不過,這個光伏電站并沒有建在瑪多縣,而是建在了相隔千里的格爾木市。之所以選在建在格爾木,不僅是因為這里的光照條件是青海最好的地區之一,更重要的是為了守住三江源地區的良好生態。

  瑪多縣位于果洛藏族自治州西北部,黃河發源于此,其境內河流密集、湖泊眾多,全縣共有大小湖泊4000多個,素有“黃河之源”、“千湖之縣”的美譽。其生態地位十分重要,是三江源國家公園核心區,是青藏高原重要的生態屏障,也是黃河中下游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生態功能平衡區。

  “為了能夠讓三江源地區的生態環境得到最大的保護,縣里和援建單位一致決定采取異地建站的模式,最終選址在格爾木市,并實現了“當年建成、當年投運、當年收益”的目標。目前,累計收益突破1000萬元,超過5000名貧困群眾從中受益。”瑪多縣扶貧開發局局長岳桑杰告訴記者。

  瑪多縣異地電站的探索與實踐為青海省進一步創新光伏電站建設模式提供了寶貴的經驗。

  位于大通縣長寧鎮新添堡村的光伏電站,正是青海創新光伏電站建設模式的又一實踐——聯村電站。該電站占地960畝,建設總容量34.1兆瓦,覆蓋大通全縣116個貧困村,預計年均收益3500萬元左右。李國鈞說:“要是把電站分布建在每個村,土地、建設、管理、運維等成本可想而是。”

  青海省扶貧開發投資公司董事長張宏成坦言:“吸取其他省市一村一電站的經驗教訓,結合青海貧困村點多面廣的實際,若以村委單位建設光伏電站,不僅在電網接入、后期運維等方面將面臨巨大的投入,而且對于電站的管理也會帶來很多問題,聯村電站模式則將這些問題一一化解。”

  創新合作模式

  用好國家指標,用足政府、企業投資,用活銀行融資

  光伏扶貧工程是國務院扶貧辦提出的精準扶貧十項工程之一,是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重大政策創新。2015年國家正是啟動光伏扶貧150兆瓦項目,青海選擇在湟中、互助、民和、循化、共和、興海、貴南、同仁等8個縣進行試點建設。

  “當時開展試點,就是摸著石頭過河,大家基本都不知道怎么干,資金投入也面臨著不少的困難。為了能夠解決資金問題,大家提出了‘國家安排光伏指標、企業全額投資、貧困地區落實建設用地、建檔立卡貧困戶受益’的建設模式,但必須首先找到合適的企業。”張宏成說。

  位于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廿地鄉協和天頌光伏電廠正是當時的試點之一。共和縣扶貧開發局副局長董得財告訴記者,該電廠由共和協和新能源有限公司全額投資1.8億元建設,所占650多畝土地由共和縣政府落實,不論發電量多少,每年為貧困群眾保地分紅200萬元,期限20年。

  與協和天頌光伏電廠距離不遠的海闊光伏電站則采取的是由政府和企業共同出資,再通過銀行融資的建設模式。該電站是青海省最大的集中式光伏扶貧電站,裝機容量100.68兆瓦,總投資超過7億元,每年用于扶貧分紅的收益近1000萬元。

  記者了解到,該電站由青海省扶貧開發投資公司與北京國新融智基金共同出資建設,其中,青海扶貧開發投資公司代行政府出資職責,籌措扶貧專項資金5560萬元,約占資本金的40%,國新融智基金出資8400萬元,約占60%,剩余全部為政策性銀行融資貸款。

  青海省扶貧開發局局長馬豐勝表示:“這兩種建設模式從根本上講,既用好了國家的光伏指標,又用活了社會資本力量,還有效解決了地方財政投入不足的問題。可是說這是一條青海特色光伏扶貧的新路子,對助力全省脫貧攻堅,帶動貧困群眾持續穩定增收意義重大。”

  與前兩種模式不同,村級光伏扶貧電站采用的是“政府全額投資、資產確權到縣、收益全部歸貧困村和貧困戶”的模式。

  創新分配模式

  集體有收入,勞動有工資,實行動態管理,杜絕發錢養懶

  近年來,隨著光伏扶貧的深入推進,青海脫貧攻堅工作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績,但成績的背后,也暴露出了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就光伏扶貧而言,首當其中的要算收益分配的問題。為此,結合國家相關政策,青海省專門制定了《村級光伏扶貧電站收益分配管理指導意見》,旨在加強收益分配使用管理,建立利益聯結和帶貧減貧的長效機制。

  在青海1622個建檔立卡貧困村中,多數村集體經濟發展基礎薄弱,基本上都沒有集體經濟收入。張宏成表示,為了壯大村集體經濟,我們明確將聯村電站資產按比例確權至各貧困村集體,形成的收益一部分可留作村集體使用,一部分須用于建檔立卡貧困戶,同時還詳細規定了使用途徑。

  記者了解到,留作村集體使用的光伏扶貧收益可用于村內小型基礎設施的維修維護,統籌統購醫療、養老保險,提供臨時性救助,獎勵扶弱助殘、脫貧典型等,但不得用于從事宗教活動,不得用于村委會辦公場所裝潢裝修及辦公經費開支。針對建檔立卡貧困戶,則要求提供或設置就業、公益崗位,或采取以獎代補形式,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

  為了能夠讓貧困群眾動起來,用自己的勞動致富,近年來,青海省在不斷開發生態公益性管護崗位的同時,也鼓勵地方結合自己實際大力開發公益性崗位。董得財告訴記者:“目前,共和縣已經設置了保潔員等公益性崗位438個,涉及弱勞動能力建檔離開貧困戶229戶,崗位工資全部由光伏扶貧收益支出。貧困群眾要領到工資,所在崗位的工作必須考核合格。”

  此外,光伏扶貧收益對象采取“脫貧出、返貧進”的動態管理模式,保障收益用處不跑偏。不僅如此,青海省扶貧部門還在省級層面成立了監督委員會,專門負責村級光伏扶貧電站收益分配使用的監督管理,對違反、違規、違紀等行為進行督促整改并問責。

  相關鏈接
2018-04-17
2017-10-17
2017-10-13
2017-08-03
2017-07-26
2016-10-25
  最近瀏覽信息
金莲登陆